首页 >> 最新文章

农业险能否让农民旱涝保收黄安

折火娱乐网 2019-10-16 18:28:51

----中国农业保险深川联合报道

当全中国的城镇居民都可以享受失业保险的时候,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再也按捺不住了,那就是,中国农民,什么时候才可以旱涝保收呢?谁来为中国农民提供保险?从1982年开始,中国的农业保险领域就已经不再是一片空白,但中国农民离旱涝保收的梦想却似乎越来越远。为此,记者走访了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某省分公司和相关农户,对农业保险展业情况进行了深入了解,发现农民和保险公司都是一肚子委屈。

老李投保记

在诸多案例之中,老李投保史最为引人注目。当初,当农业保险对中国绝大部分地区的农民来说还是一个新鲜名词的时候,老李还颇有些为自己可以享受农业保险服务而得意,可是现在,在尝试了几次后,老李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幸运。

老李家共有6口人,承包了队里7.2亩地,除大约0.2亩地用来种蔬菜以供家用外,另外7亩地都种了水稻,一年两季,以前除了大灾之年,基本上是旱涝保收的。可是这几年不仅老天的脾气难以琢磨,而且由于乡政府财政亏损,排灌系统也经常指望不上,旱涝保收开始变得遥不可及。

保险公司推广水稻种植险的时候,老李每场都去,最吸引他的字眼就是旱涝保收。几场下来,老李大致清楚保险赔偿的参照标准是前三年产量的平均水平。保费呢,虽然不便宜,可是也不太贵,大约半年不抽烟也就够了。几天后,老李就在一个宣传现场投了保,心想以后的日子大约可以旱涝保收了。

投保的第一年,风调雨顺,基本上没有什么灾害,老李也就没有动去保险公司索赔的念头。

第二年,老李在说服老伴继续投保上颇费了一番力气,最后以戒烟为代价总算续保了。这一年直到早稻收割前的半个月还是风调雨顺,老李有些丧气。可是就在他开始磨镰刀的时候,老天下雨了,这一下就没个休止,整个长江流域都一样。后来就河水超过警戒线了,再后来就为了保住下游的大城市,政府把大堤给掘了,晚稻也没种成。大水退后,老李带着保单去了县保险公司。可他没想到的是,保险公司说,洪水属于巨灾,不属于保险责任。老李有些恼火,但觉得人家干部说得也有道理,自己不是得了政府的赔偿吗?

第三年,老李自己都有些犹豫,但还是去保险公司领回了新的保单,他预感今年可能不会落空,因为大水之后一般都是大旱之年。这一年果然没怎么下雨,由于排灌系统隔三岔五不转,田里的禾苗一直不如往年茁壮。老李虽然也奔波着找水,但心里一直挺舒坦。秋后稻子收割该算账了,老李揣着保险单直奔县城。然而,他却又是空手而归。保险公司的理赔人员和他算得清清楚楚,理赔参照标准虽然是前三年产量的平均值,但保险额却只是这个平均值的6成,今年的收成虽然不好,但比前三年平均产量的6成还是要高出一截,赔偿是没门的。老李怒发冲冠,发誓有生之年再也不买农业保险。

第四年就到了今年,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老李虽然发愁,但决不后悔没有买保险。

农民农业保险不保险

说起农业保险,老李的火就往上一窜一窜,觉得保险公司简直就是骗子,只会欺负农民老实。

当记者提起他2002年洪水后索赔失败的时候,他有些激动,“洪水不保,那还保什么?农民不就是怕个洪水、冰雹什么的吗?”老李表示,一般的小灾小难造成的减产,对农民来说,并不算特别大的问题,锅里多加一瓢水也就过去了,可是洪水一来,颗粒无收,连吃饭都成问题,那才是农民的大关。他特别强调,这还是他的孩子都大了,没有上学的问题。记者于是问起政府补偿的事,老李不以为然,“那要是大堤自己决了口怎么办?没有政府的补偿保险公司也不赔!”按照他的理解,保险赔偿就是他的保险费买回来的,没有收成就应该赔。

说起去年又被拒保的事情,老李连声音都有点颤抖。他说,“那么低的赔偿标准,我还用买保险吗?我只种一季都比他那个要高啊!”在当地,有些人家家里人手不够,就把能种双季水稻的水田改成只种一季,一般产量比晚稻还要高出一截,而晚稻产量又比早稻高得多。老李和记者算账:前三年平均年产量大约750公斤,按照保险公司的标准,产量低于750公斤的60%即450公斤才可以索赔,而在当地,即使早稻颗粒无收,晚稻产量也有可能突破450公斤。老李说,这不是等于没保吗?

被问及熟不熟悉保单条款时,老李表示听保险公司讲过,但自己看不懂。他说自己识字不多,看保单挺费劲,加上保单用词专业,一看就打瞌睡。记者问他看不懂怎么也投保了呢,他说,听保险公司做过宣传,觉得不错就买了。他强调说,反正就这个理儿,我买了保险,又减了产,保险公司就该赔,跟保单没多大关系。

保险公司谁愿做亏本买卖

老李的话似乎有些讲在点子上了,可是保险公司也是一肚子的苦水,觉得自己是个冤大头,亏了本连个吆喝也没赚到。

据人保的相关资料显示,由于赔付率高,农业保险一直处于“大干大亏,小干小亏,不干不亏”的状况。从1982年到1997年,人保全国农业保险累计保费收入44.6亿,赔款47.7亿,综合赔付率107%,再加上20%的业务费用,亏损率达到23%,累计亏损9亿多元。相关人士表示,过去采用“农亏工补”人保还可以勉力维持,但1995年财政部实行了以上缴利税为主要目标的新财务核算法规后,农业保险业务就不得不逐年萎缩了,因为商业化运作的保险公司赔不起。目前全国农业保险的险种已经由鼎盛时期的100多个险种下降到不足30个,2002年保费收入仅3.14亿元,占整个财产保险业务的比例不到1%。

谈到农业巨灾保险问题,这位负责人指出,不是保险公司不保,而是没法保。他说,巨灾保险动辄损失上亿,又主要是发生在农村,保险公司连老本赔进去也不够。他举了98年和2002年洪水的例子,说那都是天文数字。事实上,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2001年的统计数字,78.3%的农户在过去10年内遭受过农业巨灾。另外,他解释道,巨灾保险如果一定要商业投保且通过保险费来进行平衡的话,保险费可能会高不可及,对农民来说,也没有现实意义。

在被问及赔偿标准是否过低时,该负责人说,这也是不得已的,农民收入低,农业保险风险又高,只有低保障才能有低保费,农民才能承受得起。但他同时表示,这也就导致一个困境,保障太低农民没有投保的积极性。

农业保险之所以风险高,关键在于保险公司难以聚集足够的保单来抵御风险,该负责人强调。保险的原则在于通过群体的保费来为个体的损失提供补偿,前提条件就是有足够多的同质风险个体。农业是弱质产业,受自然界力量影响大,而自然环境各地不同,在现有的技术水平下,保险公司本来就难以聚集足够多的保单,投保率要是再低下的话,业务就没法开展了。

同时,他说,农民对保险知识的贫乏也是开展农业保险的障碍之一。农民保险知识不够,不仅保单签发不出去,纠纷也特别多。但他同时承认,无论就理赔还是展业,农业保险成本都比其他险种要高得多,所以保险公司也没有下大力气去培育农村市场。

这位负责人最后强调,农业保险要发展,不光经营技术和理念要突破,还要有国家的扶持。这句话他最后才说,但记者掂得出沉甸甸的份量。

望农业保险而止步的农民也不止老李一个,望农业保险而兴叹的保险公司也不止人保一家,中国的农业保险路在何方?梦不灭,行不止,且看下篇。

玻璃钢制品

谈话室软包

全自动氮吹仪

友情链接